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学术讲座 《“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试解读》成功举办

编辑: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浏览量:  发布时间:2017-11-01 23:26:40

20171025日,晚上七点的文华楼西区703教室,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邀请到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的赵勇老师举办讲座,题为《“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试解读》,主持人由高志强老师担任。


721928638278430409


 

一开始,赵勇老师首先想向我们简单介绍了讲座主题围绕的核心人物——德国哲学家、社会学家、法兰克福学派第一代的主要代表人物西奥多·阿多诺(Theodor Wiesengrund Adomo, 1903-1969)。二战爆发前夕,他因具有犹太人血统而被迫逃亡英国、美国,身在异乡听闻纳粹在奥斯维辛对犹太人的残酷暴行后,他感到极度震惊,同时也加深了对自己犹太身份的认同。1949年回到联邦德国的阿多诺拿出《文化批评与社会》一文,提出“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这一观点,引起巨大争议。无论他生前还是去世后,对此观点表示反对的人不胜枚举。赵勇老师认为大多数的反对来自于对阿多诺观点的误解与误读上,他想通过细读文本和我们分享他的理解。


 838519755128655502 

 

要解读这一观点,就应当回到它出现的原文语境,赵勇老师向大家展示了由他翻译的《文化批评与社会》的部分段落,详细解释了文中“物化”、“文化与野蛮的辩证法”、“最后阶段”等概念,并联系阿多诺在之后面对争议所做的两次回应来深入解读。因阿多诺晦涩的语言表达,人们对他两次回应的理解也产生了分歧。事实上他“收回”此前的命题了吗?赵勇老师指出这是“以退为进”的表达方式,一方面承认以前的命题可能有错,另一方面马上提出更尖锐的问题:“奥斯维辛之后你是否还能活下去?”这个形而上学框架内的问题在今日仍有讨论的必要。“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与其反题形成一组二律背反的命题,而深层次的命题实则是艺术在战后是否还有可能,无论答案如何,阿多诺形成如此看待文学艺术问题的视角启发了人类长久的思考。赵勇老师总结道:对这种终极问题进行执着的“哲学反思”才是最为重要的,且反思的目的并不在于解决问题,而是在于呈现问题。

讲座最后,赵勇老师耐心地回答了同学的提问,随后主持人高志强老师做了简短总结,表示此次讲座对阿多诺思想的解读一定令大家获益匪浅,请大家向赵勇老师的分享表达由衷的感谢。在座的同学们均报以热烈的掌声,至此讲座圆满结束。


撰稿 | 成文静

  • 学院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27号文华楼  邮政编码:100081

  • 2014©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